金庸武俠世界裏的中國醫學-「殺人名醫」平一指

  「殺人名醫」平一指是《笑傲江湖》裏的名醫,居住於開封府。他認為世上人多人少,老天爺和閻羅王心中自然有數。如果他醫好許多人的傷病,死的人少了,難免活人太多而死人太少,對不起閻羅王。因此他立下誓願,只要救活了一個人,便須殺一個人來抵數。又如他殺了一人,必定要救活一個人來補數。他在他醫寓中掛著一幅大中堂,寫明:「醫一人,殺一人。殺一人,醫一人。醫人殺人一樣多,蝕本生意決不做。」這麼一來,老天爺不會怪他殺傷人命,閻羅王也不會怨他搶了陰世地府的生意。他自稱「一指」的意思是說:殺人醫人,俱只一指。要殺人,點人一指便死了;要醫人,也只用一根手指搭脈。
  「桃谷六仙」中的桃實仙被華山派岳夫人寧中則用劍刺中胸口,他的五個兄弟扛著他到開封找平一指醫治。
  床上仰臥著一個全身赤裸的男子,胸口已被人剖開,鮮血直流,雙目緊閉,似已死去多時,瞧他面容,正是那日在華山頂上身中岳夫人一劍的桃實仙。桃谷五怪圍在床邊,指著一個矮胖子大叫大嚷。這矮胖子腦袋極大,生一撇鼠鬚,搖頭幌腦,形相十分滑稽。他雙手都是鮮血,右手持著一柄雪亮的短刀,刀上也染滿了鮮血。……平一指道:「誰說我不會醫人?我將這活死人的胸膛剖開,經脈重行接過,醫好之後,內外武功和未受傷時一模一樣,這才是殺人名醫的手段。」……平一指從盤裏取過一口大針,穿上了透明的粗線,將桃實仙胸口的剖開處縫了起來。他十根手指又粗又短,便似十根胡蘿蔔一般,豈知動作竟靈巧之極,運針如飛,片刻間將一條九寸來長的傷口縫上了,隨即反手從許多磁瓶中取出藥粉、藥水,紛紛敷上傷口,又撬開桃實仙的牙根,灌下幾種藥水,然後用濕布抹去他身上鮮血。
  一般人不知道中醫有外科。中醫外科和西醫不同,皮膚和直腸肛門疾患都屬中醫外科範疇。古人也會發生受傷流血,因此發展了許多外用藥,除了消炎抗菌外,還可以促進傷口癒合。中醫外科有沒有手術呢?漢代華佗用“麻沸散”作為全身麻醉口服劑施行死骨剔出術和剖腹術,晉代書記載用手術治療兔唇,隋代《諸病源候論》提到腹部手術,宋代《太平聖惠方》記載枯痔療法和痔結紮術,明代《外科正宗》記載了鼻瘜肉摘除術、咽喉食道內的鐵針取出術、截肢術等。現今中醫外科比不上西醫外科手術方面發展,但是外用藥(促進傷口癒合)可補西醫的不足。
  過了良久,平一指站起身來,走到桃實仙身旁,突然伸掌在桃實仙頭頂「百會穴」上重重一擊。六個人「啊」的一聲,同時驚呼出來。這六個人中五個是桃谷五仙,另一個竟是躺臥在床、一直昏迷不醒的桃實仙。桃實仙一聲呼叫,便即坐起,罵道:「你奶奶的,你為甚麼打我頭頂?」平一指罵道:「你奶奶的,老子不用真氣通你百會穴,你能好得這麼快麼?」
  「百會」穴屬督脈,位於頭部,正當兩耳尖直上頭頂正中線,有熄風醒腦、升陽固脫(即治療休克昏迷)的功能。
  祖千秋用計騙令狐沖服下續命八丸,藥丸的主人老頭子追來了。
  那人垂淚道:「我前後足足花了一十二年時光,採集千年人參、伏苓、靈芝、鹿茸、首烏、靈脂、熊膽、三七、麝香種種珍貴之極的藥物,九蒸九晒,製成八顆起死回生的『續命八丸』,卻給祖千秋這天殺的偷了去,混酒喝了。」
  「人參」為五加科植物人參的乾燥根,能大補元氣、補脾益肺、生津止渴、安神增智。「伏苓」即茯苓,為多孔菌科真菌茯苓的菌核,功能健脾、利水、安神。「靈芝」為多孔菌科植物紫芝、赤芝的全株,能補氣養血、養心安神、止咳平喘。「鹿茸」為鹿科動物梅花鹿或馬鹿的雄鹿未骨化密生茸毛的幼角,能補腎陽、益精血、強筋健骨。「首烏」即何首烏,為蓼科草本植物何首烏的乾燥塊根,炮製用有補益精血的功效。「靈脂」指的是五靈脂,為鼯鼠科動物複齒鼯鼠的乾燥糞便,功用活血化瘀、解毒。「熊膽」為熊科動物棕熊或黑熊的乾燥膽汁,能清熱解毒、止痙、明目。「三七」為五加科草本植物三七的乾燥根,能化瘀止血、活血止痛。「麝香」為鹿科動物林麝、馬麝或原麝的成熟雄體香囊中的乾燥分泌物,有開竅醒腦、活血散結、止痛的功效。
  令狐沖割血餵給老頭子的女兒老不死喝,失血過多,五仙教教主藍鳳凰帶著她的教眾來找令狐沖。
  四名苗女將毒蟲放在自己赤裸的臂上腿上,毒蟲便即附著,並不跌落。岳不群定睛看去,認出原來並非毒蟲,而是水中常見的吸血水蛭,只是比尋常水蛭大了一倍有餘。……四名苗女解開令狐沖衣襟,捲起他衣袖褲管,將自己身上的水蛭一隻隻拔下,轉放在他胸腹臂腿各處血管上。……藍鳳凰不斷挑取藥粉,在每隻水蛭身上分別洒上少些。說也奇怪,這些水蛭附在五名苗女身上時越吸越脹,這時卻漸漸縮小。
  新鮮「水蛭」的唾液中含抗凝血物質水蛭素,能阻礙血液凝固。水蛭還可分泌一種組織胺樣物質,擴張毛細血管而增加出血。水蛭科動物水蛭或螞蟥的乾燥全體為中藥,功用破血逐瘀。
  藍鳳凰用水蛭施行轉血之法,類似現代醫學的輸血。但是輸血要注意血型可否相容,不然會產生溶血等不良輸血反應。令狐沖的運氣好,雖不敢期盼藍鳳凰及四位苗女的血型和令狐沖相同,可能她們都是O型血,令狐沖注入了逾一大碗鮮血(超過300 c.c.)後,才得以轉危為安。
  藍鳳凰接著拿「五寶花蜜酒」請令狐沖喝。
  她將酒碗拿到令狐沖眼前,只見酒色極清,純白如泉水,酒中浸著五條小小的毒蟲,一是青蛇,一是蜈蚣,一是蜘蛛,一是蝎子,另有一隻小蟾蜍。
  青蛇、蜈蚣、蜘蛛、蝎子、蟾蜍雖有毒,都可作為藥用。蝮蛇科動物五步蛇、蘄蛇或眼鏡蛇科動物銀環蛇除去內臟的乾燥全體,中藥名「白花蛇」,有毒,能袪風邪、通經絡、定驚搐、止搔癢。「蜈蚣」為蜈蚣科動物少棘巨蜈蚣的乾燥全體,有毒,能息風止痙、解毒散結、通絡止痛。「蜘蛛」為蜘蛛屬節肢動物蜘蛛綱真蜘蛛目的紅蜘蛛、紅斑蛛、台灣毒蛛等,有毒,能袪風、消腫、解毒。鉗蝎科動物東亞鉗蝎的乾燥體,名為「全蝎」,有毒,能息風止痙、解毒散結、通絡止痛。「蟾蜍」為蟾蜍科動物中華大蟾蜍,取其耳後腺及皮膚腺分泌的白色漿液,加工乾燥製成「蟾酥」,有毒。蟾蜍能袪濕、解毒、殺蟲、定痛;蟾酥能解毒、消腫、止痛、開竅、辟穢、消積。
  令狐沖到了五霸崗上,平一指再次前來為令狐沖診療。
  平一指一言不發,坐了下來,伸手搭住他右手脈搏,再過良久,又去搭他左手脈搏,如此轉換不休,皺起眉頭,閉了雙眼,苦苦思索。……令狐沖神馳棚外,只盼去和群豪大大熱鬧一番,可是平一指交互搭他手上脈搏,似是永無止盡之時,他暗自尋思:「這位平大夫名字叫做平一指,自稱治人只用一指搭脈,殺人也只用一指點穴,可是他此刻和我搭脈,豈止一指?幾乎連十根手指也都用上了。」
  脈診屬中醫四診「望聞問切」中的切診之一。脈診是按脈搏,目前普遍按寸口脈,也就是手腕橫紋後橈動脈的位置。兩手各分寸、關、尺三部,各部代表不同的臟腑。在沒有醫療器材的客觀記錄下(雖然現今已有脈波儀),全憑醫者手指的感覺,去感受脈的淺深(浮沉)、快慢(數遲)、流利度(滑澀)、緊張度(弦緊)、強弱、脈寬(大小)、脈長(長短)等。因為是醫者「主觀」的感受患者「客觀」的脈象,由於每位醫師訓練背景不同,對脈象的描述和闡釋不盡相同,也使得脈診成了各說各話,無法一統江湖。
  平一指道:「過去數日之間,又生四種大變。第一,公子服食了數十種大補的燥藥,其中有人參、首烏、芝草、伏苓等等珍奇藥物。這些補藥的製煉之法,卻是用來給純陰女子服食的。……你身子並不氣虛,恰恰相反,乃是真氣太多,突然間又服了這許多補藥下去,那可如何得了?便如長江水漲,本已成災,治水之人不謀宣洩,反將洞庭、鄱陽之水倒灌入江,豈有不釀成大災之理?只有先天不足、虛弱無力的少女服這等補藥,才有益處。偏偏是公子服了,唉,大害,大害!」
  「補」是中醫治法的八法之一,所謂「補其不足」、「虛者補之」,補法是用藥物來充實體內陰陽、氣血的不足,扶助某些臟腑功能的衰退,增強體質,提高抵抗疾病的能力。補法是為虛證而設的,虛證分氣虛、血虛、陰虛、陽虛,因此補養藥也分補氣、補血、補陰、補陽。補不能亂補,如果補錯了不但沒有好處反而會有副作用。補也不能濫補,沒有虛證的人用補宛如火上加油,實證者當以瀉為補。
  平一指知道令狐沖喝了五寶花蜜酒,繼續把令狐沖訓了一頓。
  平一指說道:「如此說來,藍鳳凰給你喝這五仙大補藥酒,那也是衝著人家的面子了。可是這一來補上加補,那便是害上加害。又何況這酒雖能大補,亦有大毒。哼,他媽的亂七八糟!他五毒教只不過仗著幾張祖傳的古怪藥方,藍鳳凰這小妞兒又懂甚麼狗屁醫理、藥理了?他媽的攪得一塌胡塗!」
  很多人很好心,自己吃了什麼藥病好了,熱心得把藥方當偏方,介紹給別人吃。殊不知中醫辨證論治,同樣的病名不同的人治法不同,甚至同一個人不同的病期治療也不同。吃藥還是要找醫生,經由醫師全盤考量下,藥物才能達到治病的效果。媒體報導吃中藥吃出副作用,往往是聽信偏方的結果。
  平一指道:「這數日之中,你何以心灰意懶,不想再活?到底受了甚麼重大委曲?上次在朱仙鎮我跟你搭脈,察覺你傷勢雖重,病況雖奇,但你心脈旺盛,有一股勃勃生機。我先延你百日之命,然後在這百日之中,無論如何要設法治愈你的怪病。當時我並無十足把握,也不忙給你明言,可是現下卻連這一股生機也沒有了,卻是何故?」
  心理影響生理,中醫也有怒、喜、憂、思、悲、恐、驚等七情可導致疾病的說法。令狐沖遭師父見疑、小師妹移情別戀,抑鬱之情無法疏解,已有憂鬱症的症狀了。
平一指治不好令狐沖的病,口中低聲喃喃自語。
  平一指道:「醫不好人,那便殺我自己,否則叫什麼『殺人名醫』?」突然站起身來,身子幌了幾幌,噴出幾口鮮血,撲地倒了。
  如果世間醫生都像平一指一樣,病人治不好就要以死謝罪,那麼世界上就沒有醫生這個行業了。醫生不是神仙,不是每種病都能藥到病除。醫師也是凡夫俗子,在醫病關係緊張、醫療糾紛層出不窮的現代社會裏,面對病人時更戰戰兢兢,病人的病痛減少,雖高興也不敢託大。俗語說「先生緣主人福」,盡了力見到病情改善,該是醫生最大的成就與滿足。

亞東紀念醫院傳統醫學科劉亮吟醫師

參考資料
1. 金庸,笑傲江湖,台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8,pp.577-658、680-6。
2. 甄志亞主編,中國醫學史,台北,知音出版社,1994,pp.121-4、167、239-41、324-30。
3. 顧伯康主編,中醫外科學,台北,知音出版社,1994,pp.1-3。
4. 顏正華主編,中藥學,台北,知音出版社,1997。
5. 石萍莉編,中草藥中毒急救小百科,台北,協合文化有限公司,2001,pp.148-50、175-7、216-7、504-6、514-6、539-41。
6. 庄國康、劉瓦利編,中藥中毒與解救,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1994,pp.176-7、191-5。
7. 鄧鐵濤主編,中醫診斷學,台北,知音出版社,1997,pp.213-3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