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治療青春期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一病例報告

中藥治療青春期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一病例報告

劉亮吟

亞東紀念醫院傳統醫學科


摘要

一名13歲女性學生自11歲開始初經,每個月來潮10天左右。近四個月,月經淋漓不易結束,往往乾淨三四天又來,診斷為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屬於中醫的崩漏範疇。該病患易緊張、怕熱、略身熱、目痠澀、經行便溏、小腹痛、舌邊緣少苔、脈弦澀,辨證為肝鬱脾虛化熱、肝腎陰虛、衝任虛寒。主方使用加味逍遙散、二至丸、溫經湯或當歸芍藥散調理肝、腎、脾和衝任,約兩個月後月經正常不再淋漓。

(台灣中醫臨床醫學雜誌2005;11(3):252-257)

 

關鍵詞: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青春期,崩漏,中藥

 

前言

月經的調節經由丘腦下部(下視丘、Hypothalamus)分泌性腺激素釋放激素(GnRH),作用到腦下垂體使其分泌濾泡刺激素(follicle stimulating hormone, FSH)、促黃體生成素(luteinzing hormone, LH);FSH作用在卵巢,使卵泡成熟並分泌雌激素(estrogen)刺激子宮內膜增生;LH促使排卵,使排卵後的卵泡轉化成黃體並分泌黃體素(progesterone),黃體素使子宮內膜轉為分泌期,準備讓受精卵著床;如果沒有懷孕,子宮內膜剝落、出血,而為月經。也就是丘腦下部-腦下垂體-卵巢-子宮之間相互的調節影響。(1)

初經後的頭兩年,大部分的月經雖然都沒有排卵,三分之二的女孩在兩年內月經會形成規律,週期大多為21~42天,行經期為7天以內。每個月經週期的經血損失平均為35 ml,如果重複出血每個週期超過80 ml就會導致貧血。(2)

初經後需要幾年的時間,丘腦下部-腦下垂體-卵巢軸才會成熟,使月經由無排卵轉變成排卵,大部分的青少女在初經兩年後轉變為排卵性月經。如果初經兩年後月經週期多於42天或少於21天、行經期多於7天,則被認為不正常。(2)

本文提出一名青春期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的病患,經由中藥調理肝、腎、脾和衝任後,月經正常不再淋漓。

 

病例報告

一、基本資料

姓名:楊X X     性別:女  年齡:13歲

婚姻:未婚      就診日期:92年10月9日

二、主訴:月經淋漓出血不易結束約四個月。

三、現病史

此13歲女性學生自11歲開始初經,每個月來潮10天左右。近四個月,月經淋漓不易結束,往往乾淨三四天又來。曾至婦產科求診,服藥後症狀未改善。最近一次月經為92年9月9日,第二三天經量中等,色紅,有血塊,經行小腹痛,之後淋漓共行經兩週才乾淨。因此病人前來本院中醫門診就醫,尋求進一步診療。

四、過去病史及個人史

(一)11歲初經。

(二)不抽煙,不喝酒,無藥物過敏。

五、家族史:無特別陳述。

六、中醫四診

(一)望診:體型中等。舌質淡紅,苔薄白,邊緣少苔。

(二)聞診:無特殊異常。

(三)問診:初經11歲,原本每個月來潮10天,經量中等,經行易便溏。近四個月月經淋漓不易結束,往往乾淨三四天又淋漓出血。LMP:92.9.9.,第二三天經量中等,色紅,有血塊,經行小腹痛,之後量少淋漓共行經兩週結束,現仍小腹陣發性絞痛。晨起咳嗽無痰約三週,跑步易咳。倦怠,怕熱,略身熱,易汗出,目痠澀,頭顳部痛,項緊,口不乾,納可,大便一日一行、成形易溏,小便平,眠可。易緊張。

(四)切診:脈診:脈弦澀。

七、實驗室檢查

92.8.15:Hb 10.2 g/dl,Ht 30.2 %,RBC 3.84 x106/cu mm。

八、診斷

中醫診斷:(1)漏下,肝鬱脾虛化熱、肝腎陰虛、衝任虛寒。(2)燥咳。

西醫診斷: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

九、治則:(1)疏肝健脾清熱、補肝腎陰、溫經養血。(2)潤燥止咳。

十、處方

加味逍遙散3克、溫經湯6克、女貞子1.5克、旱蓮草1.5克、清燥救肺湯3克。一日量,分三次,飯後服用。七日份。

十一、理法方藥分析

理:中醫認為月經的產生,和天癸、衝脈、任脈、臟腑、氣血協同作用於子宮有關。天癸,指的是與生長、發育、生殖有關的一種微量物質,類似現代醫學與生殖系統有關的內分泌,如濾泡刺激素、促黃體生成素、雌激素、黃體素等;衝脈和任脈都起於胞中(子宮),青春期時,天癸的作用使任脈和衝脈氣血旺盛,血輸注於子宮而化為月經。五臟六腑中,女性的月經生理,和腎、肝、脾的關係比較密切:「腎藏精」,人體的生長、發育、生殖都要依靠腎所藏的先天之精;「肝藏血」,具有貯藏血液和調節血量的功能,影響月經量的多寡;「脾統血」,脾除了生血外,還能統攝血液,使血液運行於血管內不亂跑。(1)

該病患易緊張、大便易溏、脈弦澀為肝鬱脾虛,怕熱、略身熱為化熱;目痠澀、舌邊緣少苔為肝腎陰虛;經行易便溏、小腹痛、經後量少淋漓、口不乾考慮衝任虛寒夾濕。咳嗽無痰為燥咳,跑步易咳考慮氣虛。

法:(1)疏肝健脾清熱、補肝腎陰、溫經養血。(2)潤燥止咳。

方:(1)加味逍遙散疏肝健脾清熱,二至丸補肝腎陰,溫經湯溫經養血。(2)清燥救肺湯潤燥止咳。(3,4)

藥:柴胡、薄荷疏肝解鬱,當歸、白芍、川芎、阿膠養血,人參、白朮、甘草健脾益氣,茯苓、半夏祛濕,吳茱萸、桂枝、生薑溫經散寒,丹皮、梔子清熱,女貞子、旱蓮草補肝益腎滋陰,麥冬養陰,桑葉、杏仁、枇杷葉宣肺止咳,石膏清泄肺熱,胡麻仁潤燥。(5)

 

十二、追蹤診療記錄

92年10月16日

症狀:月經於10月11來,10月15日結束。經量中等偏少、顏色暗紅、無血塊,經行第二三天小腹痛、便溏,現仍小腹陣痛。頭痛、項緊,口乾喜飲,噁心欲嘔、胃脘飢痛、納可,大便一日一行、成行,小便平,眠可。晨起或講話易咳嗽。舌質淡紅、苔薄白、邊緣少苔,脈滑。

處方:加味逍遙散3克、溫經湯6克、女貞子1.5克、旱蓮草1.5克、止嗽散3克。一日量,分三次,飯後服用。七日份。

方義:經量中等偏少、顏色暗紅、經行第二三天小腹痛、便溏為衝任虛寒夾濕;口乾喜飲、噁心欲嘔、胃脘飢痛考慮肝熱脾虛。本次月經未淋漓,續前方。改用止嗽散宣肺止咳。

92年10月23日

症狀:天氣冷小腹痛、噁心,大便成形今溏,納可,晨起或講話易乾咳,天冷時額痛、鼻痛,喉中有異物感,口乾喜飲,小便平,眠不易入睡。舌質淡紅、苔薄白、邊緣少苔,脈弦澀。

處方:加味逍遙散4克、當歸芍藥散4克、女貞子1克、旱蓮草1克、杏蘇散5克。一日量,分三次,飯後服用。七日份。

方義:天氣冷小腹痛、大便溏為衝任虛寒夾濕;口乾喜飲、眠不易入睡為肝熱;舌邊緣少苔為陰虛;天冷時額痛、鼻痛考慮風寒在表。續用加味逍遙散疏肝清熱,二至丸補肝腎陰,改用當歸芍藥散養血去濕,杏蘇散溫散風寒、宣肺止咳。

92年10月30日

症狀:小腹痛減,無子宮出血。晨起遇冷鼻流清涕、咳嗽,鼻乾痛,跑步易乾咳,喉中有異物感。近一週左膝走路痛,左大腿坐久麻。目癢、口乾喜飲,大便成形,小便平,眠可。舌質淡紅、苔薄白、邊緣少苔,脈弦澀。

處方:加味逍遙散4克、溫經湯3克、清燥救肺湯5克、虎潛丸3克。一日量,分三次,飯後服用。七日份。

方義:大便成形、小腹痛減,衝任虛寒夾濕改善,用溫經湯溫經養血;目癢、口乾喜飲為肝熱,續用加味逍遙散疏肝清熱調經;鼻乾痛、乾咳為肺燥,用清燥救肺湯潤燥止咳;左膝走路痛、左大腿坐久麻、舌邊緣少苔考慮腎陰虛,用虎潛丸滋補腎陰、強壯筋骨。

92年11月13日

症狀:月經於11月1日來,經量中等、色紅,經行無小腹痛,至11月7日結束。近幾日小腹痛,帶下白,大便溏兩天。晨起乾咳,鼻痛,口乾喜飲,納可,小便平,眠可。舌質淡紅、質裂、苔薄白,脈弦澀。

處方:加味逍遙散4克、當歸芍藥散3克、清燥救肺湯4克、川芎茶調散4克。一日量,分三次,飯後服用。十四日份。

方義:本次月經未淋漓、無經痛,表示肝腎脾和衝任都得到調整。小腹痛、帶下白、大便溏為衝任虛寒夾濕,當歸芍藥散養血去濕;口乾喜飲、脈弦澀為肝熱,續用加味逍遙散疏肝清熱;晨起乾咳、鼻痛,用清燥救肺湯潤燥止咳、川芎茶調散祛風止痛。

92年11月26日

症狀:月經於11月17日又來,經量中等兩天,之後量少、色紅,淋漓至今。倦怠,略下腹痛,腰痠。晨起乾咳,口不乾,大便一日二三行、成形,小便平,眠可。舌質淡紅、質裂、苔薄白,脈弦澀。

處方:加味逍遙散4克、歸脾湯4克、芎歸膠艾湯4克、女貞子1.5克、旱蓮草1.5克。一日量,分三次,飯後服用。七日份。

方義:本次月經提前、經色紅、脈弦考慮肝熱,用加味逍遙散疏肝清熱;腰痠、舌質裂為腎陰虛,用二至丸滋補腎陰;下腹痛、月經淋漓為衝任虛損,用芎歸膠艾湯養血調經止漏;病患本有脾虛症狀,漏下可能因脾不統血引起,改用歸脾湯健脾補血。

93年7月13日

症狀:自上次的藥服完後,月經週期一個月左右來潮7天結束,經量中等、色紅,不再淋漓,有時經行腹痛。近兩個月食後易圊、便溏,大便一日三行以上、溏或水瀉,腹絞痛,曾喝較多冷飲。頭昏、口乾、納差、小便平、眠可。舌質淡紅、苔薄白,脈弦澀。

處方:加味逍遙散4克、藿香正氣散16克。一日量,分四次,飯後服用。七日份。

方義:最近8個月未服中藥,月經週期都正常,無不正常出血。病人本有脾虛,最近冷飲喝多導致腹瀉,並不覺得灼熱或特別腥臭考慮寒濕泄瀉,因此用加味逍遙散疏肝健脾,藿香正氣散散寒化濕、理氣和中。

 

討論

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dysfunctional uterine bleeding簡稱功血)為婦女常見的疾病,定義為生殖道不規則、大量、過久或時常出血,排除懷孕、發炎、感染、或癌症。功能不良性子宮出血可分為無排卵性和排卵性兩類:無排卵性功血常見於青春期或停經前,可因丘腦下部-腦下垂體-卵巢軸不成熟、多囊卵巢症候群、肥胖、或更年期引起;排卵性功血則多見於生殖年齡中期。(6)

西醫治療為使用黃體素製劑、口服避孕藥、或抗纖維蛋白溶解劑(antifibrinolytic agents止血藥)等,如果內科治療無效則採用子宮內膜刮除術或子宮切除。(6,7)

青春期功血屬於中醫室女崩漏的範疇。多數學者認為腎虛為本,陽常有餘、陰常不足,陰虛不能涵養子宮及有關脈絡,以致衝任不健,加上各種誘因導致衝任損傷,經血非時而下。治療多以滋腎、調肝、健脾固本為至要,調節丘腦下部-腦下垂體-卵巢軸,使月經週期正常。(8,9)

中醫的腎除了泌尿系統外,還主生殖,因此包括生殖系統。(1,10) 女性荷爾蒙主要由卵巢分泌,滋腎可考慮和卵巢有關。

中醫的肝有疏通、舒暢的功能,情緒異常波動會影響肝的疏泄,出現鬱卒或易怒等精神症狀,因此中醫的肝除了指西醫的肝,還包含一部分神經精神系統。(1,10) 情緒會經由大腦皮質影響丘腦下部-腦下垂體-卵巢軸,進一步引起月經不調。因此調肝可能作用在腦部的丘腦下部、腦下垂體等。

脾為氣血生化之源,月經的主要成份為血,氣為血之帥,因此脾和氣血的來源有關,影響著月經。(1,10)

衝脈和任脈都起於胞中(子宮),衝任氣血的盛衰影響子宮。(1,10) 調理衝任的藥可想像成作用在子宮。

個人經驗治療功血常從肝、腎、脾和衝任著手,類似作用在腦部、卵巢、和子宮。遇到功血的病人,經由望聞問切四診判斷病人的肝、腎、脾和子宮為何種證型,再加以治療。

本案例的肝為肝鬱化熱,腎為腎陰虛,脾為脾虛,衝任為虛寒夾濕。經由調理肝、腎作用在丘腦下部-腦下垂體-卵巢軸,調理衝任作用在子宮,調理脾即調理氣血,青春期功血得以治癒。

 

參考資料

  1. 羅元愷主編:中醫婦科學,知音出版社,台灣台北,1994:17-22、27-37、128-40、419-25。
  2. JS Berek, EY Adashi, PA Hillard: Novak’s Gynecology. Williams & Wilkins, USA, 1996:338-43.
  3. 王綿之、許濟群主編:方濟學,知音出版社,台灣台北,1997:123-5、280-1、412-3、464-7、554-6、460-3、278-80、436-8、428-9、260-2、483-6。
  4. 游士勳、張錦清編:實用中醫方劑學,志遠書局,台灣台北,1994:133-8、515-6、212-3、523-5、209-10、405、155-9、344-5、388-90、252-6。
  5. 顏正華主編:中藥學,知音出版社,台灣台北,1997:65、69、89、96、103、115、160、332、378、535、600、641、651、729、750、759、815、831、836、845、864、865、872。
  6. TR Varma: Clinical Gynecology. Edward Arnold, Great Britian, 1991:104-9.
  7. CJ Chuong, PF Brenner: Management of abnormal uterine bleeding. Am J Obstet Gynecol 1996;175:787-92.
  8. 裘黎敏:青春期功血的中醫藥研究進展,內蒙古中醫藥,大陸,2003;22:41-3。
  9. 葛佳威、張秋蓮、曹宏艷、王樹林:青春期功血的證治研究進展概況,黑龍江中醫藥,大陸,2003;(3):57-9。
  10. 印會河、張伯訥主編:中醫基礎理論,知音出版社,台灣台北,1997:75-114、128-9。

 

 

Chinese Herbs for Adolescent Dysfunctional Uterine Bleeding: Case Report

Liang-In Liu

Sec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ar Eastern Memorial Hospital

Taipei, Taiwan, R.O.C.

 

A 13-year-old girl’s menarche was at 11 years old. Her duration of menses was 10 days per month. She got frequent & prolonged bleeding in recent 4 months. It belongs to the flooding and spotting field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e Chinese medical patterns were liver depression transforming into heat and spleen vacuity, liver-kidney yin vacuity, and vacuity cold of the thoroughfare and controlling vessels. She took jiā wèi xiāo yáo sǎn (Supplemented Free Wanderer Powder), èr zhì wán (Double Supreme Pill), and wēn jīng tāng (Channel-Warming Decoction)/or dāng guī sháo yào sǎn (Chinese Angelica and Peony Powder) for about 2 months, then her menstruations became normal.

 

Key words: dysfunctional uterine bleeding, adolescent, flooding and spotting, Chinese herb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