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珠膏加減在癌症病患傷口照護之運用

摘要

癌症病患由於腫瘤影響,以及長期放化療損傷氣血,多有正氣虧虛的體質,免疫力低下,一旦手術形成傷口,其傷口容易感染,且癒合速度緩慢。如施行氣管造口與腸造口手術,手術後固有的保護屏障會受到破壞,局部容易有滲血及分泌物,若皮膚處在溫暖而潮濕的環境中,皮膚易有浸潤的現象,傷口延遲癒合和感染是常見的併發症。本篇討論兩例癌症病患傷口的治療,一位為感染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Oxa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鮑氏不動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 的直腸惡性腫瘤患者;另一位為感染綠膿桿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克雷伯氏肺炎桿菌(Klebsiella pneumonia)的下咽梨狀竇惡性腫瘤患者。直腸惡性腫瘤患者,其迴腸造口傷口有持續滲液,周圍皮膚潰瘍範圍甚廣,且有蜂窩性組織炎現象;而下咽梨狀竇惡性腫瘤患者,氣切口周圍潰瘍傷口癒合不良,顏面下顎部及前頸部有放射性皮膚炎。照會中醫尋求協助,經評估後,分別予以處方「青珠膏」配合「黃連膏」及「蘆薈凝膠」局部使用,在中西醫結合照護下,傷口癒合收效快速。

關鍵字:癌症、傷口照護、青珠膏、氣管造口、腸造口

前言

本文所提兩例個案,在造口周圍皆有慢性皮膚潰瘍的情形。慢性皮膚潰瘍又稱難治性潰瘍,是由於皮膚或黏膜組織缺損且合併慢性感染,傷口不能及時癒合導致的一種常見病。潰瘍屬中醫學「瘡瘍」、「潰瘍」範疇,中醫認為,慢性皮膚潰瘍主要病機為久病正虛,氣血瘀滯,營衛不暢,肌膚失養,復染邪毒所致1。「造口」的傷口在傳統中醫學中並無相近病名,依形成原因可歸為「金瘡」的範疇,《外科正宗》記載:「金瘡乃刀刃所傷」,依照傷口的型態,體表潰口與體內空腔臟器有內孔相通者,稱為「瘻管」,延遲癒合的人工造瘻口在病因上可歸氣血不足或是毒邪留置,以致病情反覆,持續膿水淋漓不盡,日久難以癒合稱為「漏」。現代醫學認為慢性皮膚潰瘍的形成多因局部組織營養狀態差、血液循環障礙及抵抗力低下,造成體表潰瘍經久不愈,再加上反覆感染,影響到傷口的癒合。臨床上對潰瘍的治療,需遵循辨證施治,體現“外治之理即內治之理,外治之藥即內治之藥,所異者法耳”的原則2。傷口的癒合是再生的肉芽組織的充填及上皮組織覆蓋而愈的過程,中醫「生肌法」即是促進這個過程的完成3

本文兩例個案皆為癌症病患,長期有營養不佳的問題,久病體虛,此次因造口處傷口癒合遲緩,病程皆超過一個月,且有明顯感染現象,TIME-H傷口評分顯示皆為困難癒合的傷口4,進而照會中醫治療,中醫根據傷口型態不同,給予「青珠膏」配合不同的外治藥物,期間抗生素治療與傷口護理師常規照護持續,治療3天後,傷口滲液便明顯減少,3-10天可見肉芽組織增生,3週即完全癒合,顯示在辨證論治下運用「青珠膏」加減,可以促進「腸造口」及「氣管造口」傷口的良好癒合,減輕炎性反應,降低醫療成本,縮短住院天數。上述中西醫結合治療癌症病患造口傷口的經驗,值得進一步研究及討論。

病例報告

個案一:

一、基本資料

1.姓名:朱○○

2.性別:男

3.年齡:70歲

4.身高:157cm

5.體重:50kg

6.職業:無

7.婚姻:已婚

8.住院日期:101年5月2日

9.會診日期:101年5月3日

二、主訴:

迴腸造口反覆滲液數月,近一個月加重。

三、現病史:

這位70歲男性病患,於民國95年診斷為Rectal cancer,T3N0(0/12)M0,經外科手術治療及化療結束,本身有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腦中風等病史,並於98年施行迴腸造口手術,自101年3月份開始腹壁造口傷口疼痛,無法貼袋。101年5月2日經急診入院治療,伴隨著胃口差及噁心嘔吐,T/P/R=36.5/96/20,BP=126/78mmHg,意識清楚,急診實驗室檢查報告:WBC 12700/uL,CRP 81.2 mg/L,西醫診斷為迴腸造口蜂窩性組織炎,於100年5月3日會診中醫協同治療。

四、過去病史:

  1. Medical history:
    (1)Hypertension (+)10 years ago,目前已無服用西藥控制
    (2)Diabetes mellitus (+) for 3 years with OHA agents
    (3)old CVA(+) for 8-9 years without sequela
    (4)CAD (+) followed up at CV OPD with Bokey,Imdur,Inderal
    2. Surgical history:
    (1) Gall stone s/p operation 7-8 years ago
    (2) Rectal cancer s/p LAR at Liou-ying Chimei hospital on 2005-10-5
    (3) Coronary artery disease,LM+2VD s/p CABG on 2009-3-17.
    (4) Left gluteal abscess,left thigh necrotizing fasciitis & rectal perforation and rectovesicle

fistula s/p adhesionlysis with terminal ileostomy and drainage of left gluteal abscess on

2009-5-9,fasciotomy of left thigh at Liou-ying Chimei hospital on 2009-5-14

五、個人史:

1.抽煙(-),喝酒(-),檳榔(-)

2.過敏史:對已知的藥物或食物無過敏現象

六、家族病史:

七、檢查與檢驗:

     101-5-13痰液檢查:Oxacillin 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moderate

101-5-21痰液檢查:Acinetobacter baumannii:moderate

101-5-21膿液檢查:Acinetobacter baumannii:moderate

101-5-21 abdomen wound檢查:Acinetobacter baumanniiEnterococcus species:moderate

101-04-26至101-06-23 WBC檢驗值(圖一):

八、中醫四診:

【望】:神倦,體瘦,潰瘍範圍面積大,範圍15x20cm,傷口組織色紅,持續中量黃色微稠

滲液,傷口面濕潤腫脹,有充血滲血情形,傷口邊緣皮膚尚完整,無壞死組織(圖

二)。舌略紅,舌體胖,苔白膩,舌下絡脈怒張無。

圖二

【聞】:傷口輕微異味,少氣懶言。

【問】:1.迴腸造口無法貼袋造成潰瘍加重,並有瘻管形成。

2.腹壁灼熱感。

3.因傷口疼痛影響睡眠,情緒低落,易煩躁。

4.長期胃口不好,近一個月加重,且伴隨噁心嘔吐感。

5.小便on foley,量偏少(900-1100c.c./日),色淡黃,無沉澱物,黃色糞液間斷

自造口及瘻管滲出。

【切】:脈沉弱數。

九、時序圖(圖三):

十、臟腑病機四要素分析:

【病因】: 外因-感染毒邪

內因-正氣虧虛

不內外因-外科手術與腸造口

【病位】: 皮膚、脾胃、大腸

【病性】: 主證: 潰瘍面積大,範圍15x20cm,傷口組織色紅,持續中量黃色

微稠滲液,傷口面濕潤腫脹,有充血滲血情形,傷口輕微異味,腹

壁灼熱感,舌略紅,舌體胖,苔白膩,舌下絡脈怒張無,脈沉弱數。

次證: 神倦,體瘦,長期胃口不好,近一個月加重,且伴隨噁心嘔吐感。

因傷口疼痛影響睡眠,情緒低落,易煩躁。

【病勢】:

  1. 此病患於民國95年診斷出直腸癌,經數次化療,及數次手術,本身並為許多慢性病困擾,長期服用多種藥物,藥毒及手術耗氣傷血,致久病體虛,平素胃納欠佳,脾胃氣血化源不足,氣血又更加虛弱,舌體胖、脈沉弱為氣虛表現,因脾胃運化差,脾胃濕阻,故舌苔白膩。
  2. 病患正氣虧虛,復因皮膚損傷,易感邪毒,氣血運行無力則血流瘀滯,局部傷口肌膚失養,導致潰瘍長期不癒合,氣虛不能運化水濕,致濕邪久聚瘡面,易化熱薰蒸肌膚,於表面呈現濕熱毒象,表現為傷口組織色紅,持續中量黃色微稠滲液,傷口面濕潤腫脹,有充血滲血情形,傷口輕微異味,腹壁灼熱感,舌脈表現為舌略紅、脈數,因病症影響病患睡眠,虛火內生,在舌脈亦可表現出熱象。
  3. 整體而言,病患呈現整體正氣虧虛及局部有濕熱毒邪,以急者治其標的原則,先以外治藥物敷於傷口,收濕斂瘡生肌加上清熱解毒,以促進傷口癒合。

十一、診斷

西醫診斷:迴腸造口蜂窩性組織炎

中醫診斷:瘡瘍。證型(局部濕熱毒邪、整體正氣虧虛)

十二、治療:

西醫治療:抗生素治療

Tienam(500mg/QD IV) + Cefazolin(1gm/Q8H IV)+SABS(500mg/Q8H IV)

局部傷口常規護理

以生理食鹽水清洗傷口後,使用3寸無菌紗布及中藥膏外敷,一日4-6次。

中醫治則:收濕斂瘡生肌合清熱解毒。

藥物:青珠膏合黃連膏外敷傷口。

十三、處方:

青珠膏一日5-15克(起初瘡面潰瘍嚴重範圍大一日15克,後減至5克),黃連膏一日2-5克。

配合造口傷口照護,PRN使用。傷口照顧小組指示採取合適的清潔、消毒與換藥措施;在覆蓋敷料前使用「青珠膏」及「黃連膏」,以棉棒將藥膏充分塗抹於傷口面。

  1. 青珠膏組成:青黛、珍珠母粉、煅石膏、冰片,比例1:1:10:1,由奇美醫院藥劑部中藥局資深藥師以PEG為基劑調製而成,分裝一瓶5克,製成後青黛及珍珠母粉各佔百分之二點五。
  2. 黃連膏組成:黃連粉、冰片,比例1:1,以凡士林為基劑,分裝一瓶5克。

十四、追蹤診療經過(表一):

2012.05.02 2012.05.04 2012.05.07 2012.05.11 2012.05.13
傷口疼痛減輕,滲液仍有,開始NPO,及TPN使用。
滲液減少
傷口充血漸消退,表面滲液減少,局部刺痛減。 痰液檢查:Oxacillin 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moderate
2012.05.14 2012.05.19 2012.05.22 2012.05.29 2012.05.30
造口滲液減少,灼熱感已無,周圍肉芽組織增生。 傷口癒合80%,滲液量少,金黃色濃液,無異味。 右側腹壁破皮,輕微水腫。
2012.06.01 2012.06.04 2012.06.06 2012.06.07 2012.06.09
造口已可貼袋。 少量滲液,破皮處較癒合,周圍淡紅色組織持續生成。 傷口逐漸癒合。
2012.06.13 2012.06.19
傷口癒合。 準備出院。

個案二:

一、基本資料

1.姓名:鄭○○

2.性別:男

3.年齡:48歲

4.身高:168.2cm

5.體重:52kg

6.職業:現無

7.婚姻:已婚

8.住院日期:101年5月30日

9.會診日期:101年6月1日

二、主訴:

氣切造口周圍傷口癒合差,病程超過一個月。

三、現病史:

此48歲男性病患,於民國100年12月診斷Left hypopharyneal cancer,squamous cell carcinoma,stage IVB,cT4bN2bM0,因左側頸部有大量壞死組織,於100年12月4日施行預防性氣管切開造口手術,以防止氣道堵塞,其後經過數次化學治療,101年4月23日開始局部放射線治療合併化學治療,氣管造口處傷口開始出現不易癒合的現象,滲液量多色黃質稠,顏面下顎部及前頸部有放射性皮膚炎的現象,此次於101年5月30日因吞嚥疼痛感及虛弱入院治療,西醫會診中醫,希望能改善氣管造口傷口之癒合。

四、過去病史:

tracheostomy on 04 December 2011.

五、個人史:

1.抽煙(-),喝酒(+)(高粱酒,每日約100c.c.)、檳榔(+):現已戒

2.過敏史:對已知的藥物或食物無過敏現象

六、家族病史:

七、檢查與檢驗:

101-06-07痰液檢查:Pseudomonas aeruginosaKlebsiella pneumonia:moderate

101-03-07至101-07-18 WBC檢驗值(圖四):

八、中醫四診:

【望】:神倦,體瘦,氣切傷口周圍潰瘍,傷口組織色紅滲血多,無腫脹,造口有大量黃             色質稠痰液,傷口面濕潤,傷口邊緣不規則。左頸部傷口面積約3.0cmx2.0cm大           小,無壞死組織,前頸部以及下顎放射性皮膚炎,皮膚紅腫,兩頰內鵝口瘡, 舌             紅苔少。

【聞】:傷口有異味,因氣切無法言語。

【問】:1.作吞嚥動作時,咽部疼痛難耐。

2.NG feeding,消化尚可,灌食量150c.c./餐。

3.近日眠差,情緒煩躁。

4.小便無不適,色淡黃,質清,量中(1300-1400c.c./日),解便需服軟便劑(MgO

2 Tab /Q6H)。

【切】:脈沉弦數。

九、時序圖(圖五):

十、臟腑病機四要素分析:

【病因】: 外因-熱毒侵犯(放射線治療)

內因-正氣不足(失榮)

不內外因-刀刃所傷(氣管造口)

【病位】: 皮膚、肺、氣管

【病性】: 主證: 氣切傷口周圍潰瘍,傷口組織色紅滲血多,無腫脹,造口有大量黃

色質稠痰液,傷口面濕潤,傷口邊緣不規則,前頸部以及下顎放射性皮膚炎,皮膚紅腫,兩頰內鵝口瘡,舌紅苔少,脈沉弦數。

次證: 神倦,體瘦,灌食量150c.c./餐,眠差,情緒煩躁,解便需服軟便

劑。

【病勢】:

  1. 此病患於民國100年12月診斷出下咽癌,經數次化療,損傷正氣,且因長期使用鼻胃管灌食,灌食量差,營養不足,久病體虛,易感外邪。
  2. 101年4月開始放射線治療,放射線照射人體組織,產生的效應接近「熱毒」。熱毒直接侵犯造口傷口,使局部皮膚呈現紅腫現象,傷口發炎滲血嚴重,並合併感染,影響傷口癒合。此外熱毒熾盛,熱邪擾心故眠差,熱邪傷陰故解便不暢,舌脈表現為舌紅苔少,脈沉弦數,
  3. 綜上所述,此病患以熱象表現較明顯,依據不同皮膚炎性或傷口型態,我們選擇不同外治藥物,清熱解毒,配合燥濕斂瘡生肌,達到促進傷口癒合的效果。

十一、診斷

西醫診斷:氣管造口潰瘍、放射性皮膚炎

中醫診斷:瘡瘍,證型(熱毒熾盛)

十二、治則:

清熱解毒,收濕斂瘡生肌

十三、處方:

青珠膏一日5克外敷氣切造口潰瘍處,蘆薈凝膠適量塗抹放射性皮膚炎處。

  1. 青珠膏組成:青黛、珍珠母粉、煅石膏、冰片,比例1:1:10:1,由奇美醫院藥劑部中藥局資深藥師以PEG為基劑調製而成,分裝一瓶5克,製成後青黛及珍珠母粉各佔百分之二點五。
  2. 蘆薈凝膠組成:蘆薈50%、珍珠水解液、甘草抽出物及天然薄荷精油等。

十四、追蹤診療經過(表二):

2012.05.31 2012.06.01 2012.06.04 2012.06.06 2012.06.08
會診中醫。 氣切傷口滲液量減少許多,有淡紅色組織生成。下巴放射性皮膚炎脫屑。 滲液量持續改善,異味減少。 滲液量持續改善。
2012.06.11 2012.06.13 2012.06.15 2012.06.19 2012.06.22
氣切傷口癒合佳。 放射性皮膚炎範圍縮小,病患持續放射線治療中。 氣切傷口癒合。

討論

傳統中醫把瘡口潰後統稱為「瘡瘍」或「潰瘍」。周代已經出現專門治療瘡瘍等的瘍醫,用祝藥(外敷藥),刮殺之劑(拔除膿血的消蝕腐肉藥劑)和五毒之藥(石膽、丹砂、雄黃、礬石、磁石煉治的外用藥)外治潰瘍。病因部分,《外科正宗》指出:“金瘡乃刀刃所傷”,《肘後備急方》提出瘡面感染由外來毒氣引起5。運用中醫藥治療潰瘍已形成獨特的理論體系,外治法更以易於操作、療效直接等特點被廣為運用1。吳師機在《理瀹駢文》中有“夫內治者何以能外取也,不知亦取諸氣而矣”,“外治非謂能見臟腑,皮膚隔而主竅通,不見臟腑而直達臟腑也”的精闢論斷。外用藥物作用於皮膚,其劑型大多為膏劑、洗劑、散劑,其作用機理古人闡述,或為皮膚透入,或為黏膜吸收,或為經絡傳導。「青珠膏」屬膏劑,《醫宗金鑒》述及敷貼類方曰:“不時用原汁潤之,借濕以開竅,乾則藥氣不入。”說明因濕用藥,使汗孔開張,吸附藥汁,使藥汁入內而達到目的。徐大椿在《醫學源流論》認為“用膏貼之,閉塞其氣,使藥性從毛孔而入,其腠理通經貫絡,或提而出之,或收而散之,較之服藥尤有力”。《洞天奧旨》曰:“外治之法最多,大約敷法為佳,敷者,化也,散也。乃化散其毒,使不壅滯耳”6。因此我們用中藥外敷直達病所,為經濟、易行、有效、副作用小、痛苦少的方式。

    賀美林等的研究認為生肌類中藥對創面癒合的機制,主要是通過調控生長因子的合成和分泌,促進創面的血液循環,調節創面免疫功能,促進創面成纖維細胞及Ⅰ、Ⅲ型膠原增多,從而提高機體本身修復能力,並創造一種既利於修復,同時又不破壞正常組織修復進程的生理環境1。吳信誼等的研究指出青珠膏具有促進傷口癒合速率之能力,並可抑制組織發炎,同時亦能緩解因燒燙傷所造成之疼痛,免疫組織化學染色法( immunohistochemistry )之分析結果顯示,可有效促進傷口組織進行復原反應,如血管內皮生長因子( 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 ) 和第一型膠原蛋白( collagen typeⅠ)的大量表現7

「TIME-H」為Dr.Schultz等傷口照護專家於2002年6月提出臨床傷口不癒的病理變化評估準則。T(Tissue):評估組織是否存有壞死或無活力組織。I(Infection or Inflammation):評估傷口感染或發炎狀態。M(Moisture Imbalbnce):評估傷口濕潤環境。E(Edge of Wound):評估傷口邊緣情況。H影響傷口癒合因素,得分12-18分為困難癒合的傷口4。在慢性傷口照護,西醫常規護理方式為至少一天以生理食鹽水洗淨傷口兩次,移除壞死組織,接著再以醫師建議使用之藥物更換傷口敷料,並保持局部乾燥清潔3。中醫「青珠膏」的使用,是在傷口照顧小組採取合適的清潔、消毒後,在覆蓋敷料前以棉棒將藥膏充分塗抹於傷口面,並依病患傷口性質不同,配合不同藥膏使用。慢性久不癒合的潰瘍,病患多有氣血不足的表現,常發生在糖尿病、癌症惡病質等病患身上。本篇兩個案例皆為癌症病患,且伴隨難治型細菌感染,依「TIME-H」病理評估屬於困難癒合的傷口,西醫常規換藥未達預期效果所以照會中醫治療。文中兩個案例,分別使用「青珠膏」配合不同膏藥,個案一以「青珠膏」配合「黃連膏」使用,使用青珠膏目的為達到收濕斂瘡生肌及解毒的效果,病患迴腸造口消化酵素多,無法貼袋,且伴隨嚴重感染及蜂窩性組織炎,傷口呈現紅腫滲血,滲液偏黃,故加上黃連膏,以加強清熱解毒及燥濕的功效。個案二氣管造口開放於呼吸道,易受痰液汙染,加上持續放射線治療損傷皮膚,導致傷口癒合差,因氣管造口周圍無紅腫,故單用青珠膏治療,另外放射性皮膚炎處無傷口使用「蘆薈凝膠」清熱消炎、鎮靜。

青珠膏以青黛、珍珠母粉為君藥。其中青黛味鹹、性寒,具有清熱解毒、涼血消腫、解瘡瘍之毒的作用8,青黛粉外敷能內解血分之毒、外清氣分之熱,且殺蟲抑菌,並有燥濕收斂,防腐生肌的作用;珍珠母《本草匯言》載其“解潔毒,化惡瘡,收內潰破爛”。本品性寒,味甘、鹹,具有安神定驚、明目清翳、解毒生肌之功效,主治驚悸失眠,驚風癲癇,目生雲翳,瘡瘍不斂等症,含有多種氨基酸、生物鈣和微量元素等成分,現代藥理研究表明具有明顯的中樞抑制、促進細胞再生、免疫促進、疏通微循環、保護神經元細胞、抗炎等作用,進而有生肌之作用9;以石膏為佐,加強燥濕斂瘡之功。石膏煅制後,味甘微澀,性寒微弱,清熱之力減,收斂生肌力專,主要成分為含水硫酸鈣(CaSO4·2H2O),多外用以治癰疽瘡瘍,潰不收口,金瘡出血以及濕疹等症,主要取其收斂作用,《本草經解》認為,石膏外用取其氣寒,可清解熱毒、消腫止痛以治金瘡。宋代,煅石膏的外用開始增多,已經認識到煅石膏外用長於生肌斂瘡。楊士瀛云:“石膏煅過,最能收瘡暈,不至爛肌。” 清代已認識到煅石膏外用有生肌斂瘡、收濕止癢和止血這三大功效,其中尤以生肌斂瘡的功效應用最廣10。以冰片為使藥,其味辛苦,性微寒,具有開竅醒神、清熱止痛、生肌斂瘡的功效。現代藥理學研究認為其具有止痛、防腐、抗炎及鎮靜作用。因其具有增加生物膜屏障通透性,有較好的促滲透作用,故與其他藥物配合外用可提高外用藥的治療效果11。諸藥配伍,使傷口炎症消退快,燥濕斂瘡生肌力強,而達到快速癒合之功。

個案一因傷口熱毒之象明顯,以黃連為臣藥。黃連為瘡家要藥,性味苦寒無毒,有瀉火解毒、清熱燥濕的功效,主要成分黃連素,具有抑菌及抗病毒、抗原蟲作用,還能對抗細菌毒素,降低金黃色葡萄球菌凝固酶、溶血素效價,降低大腸桿菌的毒力,加強白細胞的吞噬功能,有良好的抗感染、擴張血管的作用,能減輕局部紅腫,從而改善瘡面血循,促進炎症消退12。而個案二放射性皮膚炎部分沒有傷口及滲液現象,故使用蘆薈凝膠,蘆薈性味苦寒,可清肝熱、通便。蘆薈中含有多種化學成分,主要有蒽醌類、醣類、黃酮類、維生素、氨基酸、脂肪酸、酶和礦物質等,具有瀉下通便、抗菌消炎、調節機體的免疫功能、抗腫瘤、保肝、促進消化、鎮痛鎮靜等作用,對於很多皮膚科疾病,蘆薈不僅發揮治療作用,其中所含的多醣、維生素類等成分還有營養修復、保濕美容的作用,故應用廣泛13。加上生甘草有解毒之功,而薄荷有抗炎、緩解充血功效,並有局麻作用,故蘆薈凝膠用在放射性皮膚炎效果佳。

「青珠膏」常應用在本院癌症病患或氣切造口的傷口照護,往往單用就能獲得不錯的療效,本篇舉出兩個案例,是因傷口性狀不同,而配合不同藥物,加強整體療效,未來外用藥應用在傷口照護上,應辨識傷口深淺、熱毒嚴重程度、是否有感染及滲液等,然後依傷口之寒熱虛實進行處方,或可配合內服藥物治療,以善加發揮中醫藥的特色。

結論

    癌症病患由於正氣虧虛,傷口往往纏綿難癒。我們以中藥膏外敷配合西醫治療運用於癌症病患的傷口照護,加速傷口癒合,縮短住院日數,降低醫療成本,取得滿意療效。臨床中藥膏依使用藥材不同,可有很好收斂生肌、清熱解毒、活血化瘀等不同療效,值得應用推廣,故以此兩個案例提供同道參考。

參考文獻

1.賀美林,孔慶雲,雷翠雲:生肌法治療慢性皮膚潰瘍研究進展,湖北中醫雜誌,2009年第31卷第4期:62-64。

2.張雲傑:中醫外治法治療皮膚潰瘍近況,山東中醫雜誌,2011年6月第30卷第6期:436-438。

3.楊雲琴:慢性傷口的照護,長庚醫訊,29(10):21-22。

4.Lynne Watret: a collaborative model for future education,Teaching wound management(2005)

http://www.worldwidewounds.com/2005/november/Watret/Teaching-Wound-Mgt-Collaborative-Model.html

5.王林揚,唐漢鈞:中藥外治皮膚潰瘍研究的思考,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2001年7月第21卷第7期:556-557。

6.尚佩生,周光:中醫皮膚病外用法理論基礎與組方用藥規律探討,遼寧中醫藥大學學報,2009年2月第11卷第2期:17-18。

  1. 吳信誼,陳俊宏,黃世英,林源泉,溫志宏:探討黑玉生肌散對於燒燙傷之治療作用,台灣中醫醫學雜誌,2010年第9卷第4期:31。

8.王海燕,楊 靜:青黛在皮膚病治療中的應用體會,長春中醫藥大學學報,2011 年10 月第27卷第5期:823。

9.菅原穎,趙文靜,常惟智:珍珠的藥理作用及臨床應用概述,中醫藥資訊,2010年第27卷第2期:114-116。

10.吳施國:生、煅石膏外用的歷史沿革和區別,中醫藥導報,2010 年6 月第16卷第6期:115-116。

11.張曉峰,楊志新:冰片外用方藥簡介,中國臨床醫生,2003年第31卷第1期:49-51。

12.李琳:黃連膏治療嬰兒尿布皮炎療效觀察,journal of Nursing Science,May 2012 Vol.27 No.9:50。

13.潘苗苗,劉學華:蘆薈在皮膚科的臨床應用研究,中醫藥資訊,2011年第28卷第3期:136-138。

The application of Ching-Ju-Gau on cancer patients wound care

Chiao-Mei Lin 1,Tai-Yu Chen 2,Yao-Chin Hsu12 ,Yu-Kai Lai1

1Chi Mei Medical Center, Liouying, Chinese Medicine Department

2Chi Mei Medical Center, Chinese Medicine Department

Abstracts

Due to the effect of carcinoma and the side effect of long-term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 the cancer patients usually have body constitution with deficiency of vital qi and lower immunity. Thus, the cancer patients who had received surgery such as tracheostomy or enterostomy would have poor healing rate of wound than others without cancer. The infection rate of the wound is also increased due to the deficiency of immunity. For example, if a cancer patient had received operation of tracheostomy, the skin protection barrier around the wound would be broken. If the wound has blood oozing and discharge, the skin is often infiltrated under moisture environment and will cause the complications of poor healing of wound and infection . Therefore, caring such wound from tracheostomy in cancer patients may become a disturbing problem. The same condition is often seen in some patients who received enterostomy.

This case report is based on two patients, one patient with rectal cancer had infected wound by Oxa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and Acinetobacter baumannii, the skin ulcer and cellulitis were found around the enterostoma. The other patient with hypopharyngeal cancer had infected wound by Pseudomonas aeruginosa and Klebsiella pneumonia, poor healing of the wound after performing tracheostomy and the radiation dermatitis in facial and lower neck area were shown.

After seeking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or assistance, we prescribed a combining topical treatment with Ching-Ju-Gau, Coptis paste, and Aloe Vera Moisturizing Gel to treat the wounds. Then, the patients’ wounds got healed rapidly under this integrated therap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Therefore, by discussion of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syndromes of the wound of these two cases, we provided a reference of successful cases of the cancer patient with poor healing and infected wound treated by integrated therap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

 

Keywords:cancer,wound care, Ching-Ju-Gau, tracheostomy,enterostomy

退化性關節炎的穴位保健

據統計五十歲以上的人,至少一半以上有退化性的關節炎,膝關節退化早期症狀為膝蓋鈍痛或酸痛,上下階梯疼痛會加重,關節活動時出現各種響聲,或關節腫脹、變形等。

退化性關節炎平素保健藥物以補益肝腎、活血通絡、祛風除濕為主,並可搭配穴位按摩、局部熱敷、泡腳、避免涼性食物,若急性期則建議以針灸、藥布敷貼加強療效,避免熱性、刺激性食物。 以下介紹幾組穴位,供大家參考。

  1. 血海穴、梁丘穴:按摩此二穴可增加大腿肌肉血液循環,改善抬腿無力的症狀。
  2. 鶴頂穴、膝眼穴、委中穴:按摩此三穴可增加關節腔內血液供應和潤滑液的分泌,減少因骨頭摩擦造成的疼痛。
  3. 陰陵泉穴、陽陵泉穴:按摩此二穴可以疏通下肢經絡、健脾利濕,改善小腿無力或疼痛等異常感覺。
  4. 三陰交穴、足三里穴:按摩此二穴可以令下肢有力。具有補益肝脾腎,健步強身的作用。
  5. 太衝、太溪:按摩此二穴可以補益肝腎,固本培元。

亞東紀念醫院 傳統醫學科 林巧梅醫師

肩頸痠痛

中醫病因

*感受外邪(風、寒、濕、熱)

*自身氣血運行不暢不能營養筋肉

中醫證型

*外感風熱:肩背痠痛、後腦痛、頭痛、眼眶痛、身熱、口渴、鼻乾等。治則解表清熱。

*風濕在表:肩背重痛、頭痛頭重、身重、腰背重痛、難以轉身、雨天加重、苔白等。治則祛風勝濕。

*熱痺:肩頸疼痛灼熱、或有紅腫、口渴喜飲。治則清熱去濕。

*寒痺:肩頸痠痛、遇寒冷加重、熱敷減輕、口不渴等。治則溫經散寒。

*氣血不足:肩頸痠痛乏力、倦怠、面色蒼白等。治則補氣血、祛風濕。

日常保健

*不要固定某姿勢用力太久,過度使用會引起身體抗議。打電腦打一陣子就要起來活動筋骨。

*避開冷氣或空調風口處,直接吹冷吹風肩頸會更僵硬痠痛。肩頸要適度保暖。

*良好的睡眠是比藥物還更好的放鬆肌肉方法,睡的好、睡的夠,肩頸痠痛可得到緩解。

*寒痺或氣血不足型可於肩頸熱敷,增進局部血液循環。

劉亮吟醫師

坐骨神經痛

病因

*常見為腰椎椎間盤突出或骨刺壓迫到坐骨神經,腰椎滑脫或腫瘤壓迫也可產生。

*可因感受風寒濕邪,或有瘀血痰濁閉阻經絡,或因氣血虧虛、氣血運行不暢所致。

 

臨床症狀

*沿著坐骨神經分佈範圍(腰、臀、大腿、小腿、足)出現放射性疼痛,因咳嗽、打噴嚏、大便用力等動作增加腹壓而加劇。

 

中醫證型

*濕熱浸淫:腰腿疼痛或酸麻脹痛、痛處覺熱或腫、口渴、小便黃、舌紅苔黃膩、脈濡數等。治則清熱除濕。

*寒濕痺阻:腰腿冷痛、天氣寒冷疼痛加重、怕冷、肢冷、舌淡苔白、脈沉細等。治則散寒除濕。

*血瘀阻絡:腰腿刺痛、或如刀割、部位固定、夜間痛甚、舌紫暗或有瘀斑、脈弦細等。治則活血祛瘀。

*氣血虧虛:腰腿酸痛、腿軟無力、行走困難、倦怠、面色少華、舌淡、苔白、脈沉細等。治則補益氣血。

 

日常保健

*患部注意保暖,不要直接吹風或吹冷氣。

*不要直接彎腰搬重物,要彎曲膝蓋再搬,減少腰椎受力。

*濕熱浸淫型不宜進補、喝酒、辛辣、油膩食物,如油炸物、辣椒、胡椒、芥末等。宜多吃薏苡仁、紅豆、綠豆、豆芽、冬瓜等清熱除濕。

*寒濕痺阻、血瘀阻絡、氣血虧虛型忌食生冷,如冰品、西瓜、柚子、柑橘、梨子、荸薺、冬瓜、苦瓜、茄子、茭白、海帶等。宜溫熱性食物,因為溫則氣血行、經絡通,使疼痛緩解。可食鱔魚、鰻魚、薏苡仁、櫻桃、菱角等祛風濕、止痺痛。

劉亮吟醫師

 

科學中藥治療跌打損傷的臨床心得

科學中藥治療跌打損傷的臨床心得

劉亮吟

亞東紀念醫院傳統醫學科

摘要

  跌打損傷可用科學中藥辨證內服治療。初期紅腫熱痛,可用當歸拈痛湯和身痛逐瘀湯合方清熱利濕、活血祛瘀止痛;中期腫脹漸退、瘀阻未盡,可用身痛逐瘀湯和虎潛丸合方活血祛瘀、強壯筋骨;後期瘀腫已消、筋骨尚未堅實,可選用虎潛丸或獨活寄生湯補養筋骨。如果消炎止痛藥吃太多導致腫脹不易消退,可加桂枝芍藥知母湯溫陽祛濕。

(北縣中醫會刊雜誌2005;8(4):97-101)

關鍵詞:科學中藥,跌打損傷

前言

     目前台灣醫療以西醫為主流,大多數跌打損傷或骨折的病人先至西醫院所就診,少部分尋求中醫治療。坊間中醫院所以傷科和針灸科居多,若有損傷大多以傷科推拿和外用藥或針灸為主,佐以內服藥。筆者服務的醫院沒有傷科和針灸科,有時也會有挫傷或骨折病人經西醫治療後,或經復健科轉介,或病人自己想加上中醫治療而就診。在沒有傷科推拿和針灸的情況下,完全以科學中藥內服治療,累積了一些經驗和心得,以下提出報告。

 

本文

  跌打損傷或骨折的發展過程,一般分為初、中、後三期(1),每一期表現的症狀、證型不同,用藥也不同。

一、初期

時間:大約損傷後1~2週(1)

症狀:由於損傷後急性發炎,患部紅腫熱痛。「腫」為濕,「紅」、「熱」為熱,急性期屬溼熱證型;損傷會使血脈受傷,氣滯血瘀而「痛」。

治療:可選用當歸拈痛湯和身痛逐瘀湯合方。其中當歸拈痛湯清熱去濕,身痛逐瘀湯活血祛瘀止痛(2,3)

飲食宜忌:1不宜進補、喝酒、辛辣之品,以免發炎加重。2食物宜為湯、粥、羹等稀軟食品,不宜過於油膩。3宜多食黑木耳、蓮藕、山楂、螃蟹等活血散瘀消腫(4,5)

二、中期

時間:大約損傷後3~6週(1)

症狀:腫脹漸漸消退,疼痛逐漸減輕,但瘀阻未盡(1)。患部皮膚顏色較黯,或某姿勢久而不動會更痛,都是瘀血未去的表現。

治療:視患部腫熱狀況,當歸拈痛湯逐漸減量至不用;續用身痛逐瘀湯活血祛瘀;視個人體質加入濡養筋骨藥,由於台灣人陰虛體質較多,較常使用虎潛丸滋陰強壯筋骨(2,3)

飲食宜忌:1可以適量使用酒類助於行氣活血通經絡,不可過量。2不宜吃過多生冷瓜果、冰品,以免影響血液循環。3可逐漸增加肉類、蛋類的攝取,補養氣血。4宜多食黑木耳、蓮藕、螃蟹、黑豆、栗子、韭菜、干貝、玫瑰花等和血去瘀(4,5)

三、後期

時間:大約損傷7週以後(1)

症狀:瘀腫已消,筋骨尚未堅實(1)。雖然已不太痛,病人覺得患部力量不如從前,或過度使用患部會疼痛。

治療:視症狀身痛逐瘀湯可減至不用;視個人體質以補養筋骨藥為主,如虎潛丸、獨活寄生湯等。

飲食宜忌:1宜多食黑豆、栗子、干貝、畜骨、畜筋等強壯筋骨。2可依個人體質不同適當進補(4,5)

以下介紹兩種常推薦給病人的藥膳:

【杜仲雞爪(杜仲雞翅)】

適應症:損傷中期後半及後期,傷部無紅腫熱,仍活動不利、乏力、隱隱作痛。

材料:杜仲5錢,下肢受傷用雞爪10支、上肢受傷用雞翅10支。(2~3天量)

做法:

1.雞爪(或雞翅)川燙去血水。

2.杜仲和雞爪(或雞翅)置入鍋內,加水蓋過所有材料,大火煮沸後轉小火煮30分鐘。加適量醬油、酒調味。(不可以用微波爐加熱)

3.吃雞爪(或雞翅),湯也可以喝。

功用:杜仲強壯筋骨,雞肉益氣養血,雞爪(或雞翅)含有韌帶、膠質等,助於修復鞏固傷處。

【補血益氣固腎湯】

適應症:損傷後期,傷部無紅腫熱,仍活動不利、乏力。

禁忌症:火氣大、感冒時不可服用。

材料:當歸3錢、川芎3錢、黃耆3錢、黨參3錢、續斷3錢、杜仲3錢,尾椎骨(或排骨)數塊、或烏骨雞半隻。(1~2天量)

做法:

1.尾椎骨(排骨或烏骨雞)川燙去血水。

2.藥材和尾椎骨(排骨或烏骨雞)置入電鍋內,加水和少許酒蓋過所有材料,燉30分鐘以上(不可以用微波爐加熱)。少許鹽調味。

3.吃肉喝湯。

功用:當歸、川芎補血,黃耆、黨參益氣,豬肉、雞肉益氣養血,續斷、杜仲、尾椎骨、排骨強壯筋骨。

四、變證

有的病人在損傷早期接受西醫治療,服用許多消炎止痛藥。發炎本是人體修復組織必經的過程,過度消炎之後,患部組織冷了下來、循環不良,導致急性期過後,患部不紅不熱、然而腫脹依舊。此時除了用身痛逐瘀湯活血祛瘀外,可加桂枝芍藥知母湯溫陽祛濕(2),使局部循環改善而消腫。

 

結論

  中藥治療跌打損傷還是要辨證論治。雖然依病程發展可分三期,每一時期時間長短並不一定,因損傷程度、個體差異、接受何種治療而不同。由於病人接受西醫治療,病程不見得如教科書上所描述那麼典型,產生了變證,臨床用藥更要靈活運用。

一般認為科學中藥可能濃度不夠、療效不佳,但只要辨證治療方向正確,假以時日仍有療效出現。

參考文獻

1.武春發、張安楨主編,中醫骨傷科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5,pp.105-14。

2.游士勳、張錦清編著,實用中醫方劑學,志遠書局,台北,1994,pp.274、355、405、274-5。

3.王綿之、許濟群主編,方劑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7,pp.403、278-80。

4.施奠邦主編,中醫食療營養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6,pp.168。

5.劉繼林編著,食補好過吃苦,婦女與生活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台北,2000,pp.246-8。

6.魏迺杰、馮曄,英文中醫詞彙入門,合記圖書出版社,台北,2003.

7. Nigel Wiseman, Feng Ye: A Pract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Medicine. Paradigm Publications, U.S.A., 1998.

英文摘要

Clinical Experiences about Condensed Herbal Powders in Treating Injury

Liang-In Liu

Sec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ar Eastern MemorialHospital

    We can use condensed herbal powders to treat injury based on pattern identification. In the early stage, the lesion is red, swelling, hot, and pain due to acute inflammation. We can prescribe dāng quī niǎn tòng tāng (Chinese Angelica Pain-Assuaging Decoction) and shēn tòng zhú yū tāng (Generalized Pain Stasis-Expelling Decoction) to clear heat, disinhibit dampness, quicken blood, and dispel stasis. In the middle stage, the swelling goes down gradually but the stasis doesn’t vanish yet. We can use shēn tòng zhú yū tāng and hǔ qián wán (Hidden Tiger Pill) for quickening blood, dispelling stasis, and strengthening the sinew and bone. In the late stage, the swelling and stasis have disappeared but the sinew and bone are not strong yet. We can choose hǔ qián wán or dú huó jì shēng tāng (Pubescent Angelica and Mistletoe Decoction) to supplement the sinew and bone. If the patient took too many anti-inflammatory drugs and the swelling was difficult to vanish, we can add guì zhī sháo yào zhī mǔ tāng (Cinnamon Twig, Peony, and Anemarrhena Decoction) to warm yang and dispel dampness.

Key words: condensed herbal powders, inj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