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口味的土司

最近當起了麵包師傅,但理由大家一定猜不到,故事如下,因為家裡的寶寶感冒拖了很久,身為中醫師的媽媽,當然在感冒開始就嘗試餵她中藥,起初還很開心,小 小的她居然能直接服用科學中藥加水,可惜好景不常,就在某次不小心開到略苦的中藥後,她就再也不肯吃了,後來嘗試加黑糖,可是小寶寶還是不賞臉,就算黑糖 已經加的比中藥多了,就這樣,病一直拖著,甚至我還試著餵她甜的西藥,不吃就是不吃,這小孩真的很有個性……直到最近,我突發奇想,既然小寶寶那 麼愛吃麵包(可能因為媽媽愛吃),不如我來做麵包,把中藥神不知鬼不覺摻進去……故事到了這裡,小寶寶吃了嗎?麵包出爐前濃濃的中藥香還真令我擔 心,但結果是她吃了,她終於又吃進中藥了,服科學中藥的方法,又多了一種^^

老公的打呼與老婆的聽力

  去年參加一項例行性健康檢查,在做音叉聽力測驗時,發現我的左耳較右耳不靈敏。一向主張生活作息造成疾病的我,開始探究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想來想去,罪魁禍首應該是──我那會打呼的老公。
  我結婚已經十多年,從新婚開始,老公就睡在我的左邊。會打呼的他,每晚就在我的左耳邊大奏此起彼落的交響曲。年輕時還好,年輕人怎樣都好睡,老公的打呼並不至於影響我的睡眠。步入中年就慘了!不知是照顧小孩成習慣了還是怎樣,睡眠沒有年輕時那麼好睡,如果被吵醒,聽著旁邊老公的打呼聲很難再入睡。因此一定要比老公先上床,而且先睡著。如果老公先睡著,打呼聲響起,我就別想睡了。
  記得有人提過,睡覺時聽力最後喪失、最先恢復。十多年來,不管是在還沒睡著或是已經睡著時,我的左耳每晚持續接受打呼聲的摧殘,聽力怎能不減退?不禁突發奇想,受害者會不會不只有我?在講求實證醫學的時代,或許我應該找一群已婚的中年婦女,問問她們的老公會不會打呼?睡在他們的左邊或右邊?再和這些婦女的聽力檢驗作比較。說不定會證實我的假說:睡在打呼的老公右側的婦女,左耳聽力比較差;睡在打呼的老公左側的婦女,右耳聽力比較差。

劉亮吟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