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燙傷親體驗

  小時候我就怕火,到了大學都還不敢點火柴。仔細回想,學齡前的我曾有一次對電熨斗好奇,伸手摸了還插著電的電熨斗,當下燙出了一個大水泡,也不記得當時大人們做了什麼處理,總之痛了好幾個禮拜。怕火應該是這麼來的吧!
  幾年前有一次在做紫雲膏時,我的手指不慎碰到加了熱的不鏽鋼器材,又被燙到了。當下趕緊沖冷水,然後塗抹紫雲膏(當時還沒發明紫黃膏)。大概過了半小時,原本又熱又痛又刺的手指不痛了,熱感也消退了,也沒起水泡。這是一度燙傷,所以經過我這個「人體試驗」,我敢大聲地告訴我的病人:紫雲膏對一度燙傷有效!
  幾個月前,我又燙到了。這次是被鍋子燙的,燙到手上兩處。沖泡冷水後,這回我來「人體試驗」紫黃膏。這次燙得比較厲害,加上要做家事什麼的,藥膏無法持續覆蓋。過了幾個小時,比較輕的部位已不見紅腫也不痛;比較重的部位起了個約5mm大小的水泡,還會痛。水泡我也不戳破,就塗抹厚一點的紫黃膏,用OK繃貼起來。預估好的狀況是:水泡吸收後,最外面這層皮和裡面已剝離,等到幾天後皮長好了,最外面這層皮自己會掉。第二天早上起床,燙傷的地方已經不痛了,撕開OK繃一看,整個水泡吸收不見了,皮膚也沒有剝離,根本分不出哪裡是燙到的部位,完全不留痕跡,我自己都十分驚訝。這次是二度燙傷,所以我又敢大聲地說:紫黃膏對二度燙傷有效!
劉亮吟醫師

廣告

麻杏甘石湯治療外感咳嗽的臨床心得

麻杏甘石湯治療外感咳嗽的臨床心得

劉亮吟

亞東紀念醫院傳統醫學科

摘要

  麻杏甘石湯出於傷寒論,組成為麻黃、杏仁、石膏、炙甘草,功用為解表清熱、宣肺平喘。主治外感風寒鬱而化熱引起的咳逆喘急,特色之一為喉嚨會很癢,遇到冷空氣、躺下來、或半夜更咳。劑量因人而異,一般而言科學中藥單次劑量在2克以上要小心出現心悸、亢奮、睡不著等副作用。

(北縣中醫會刊雜誌2005;8(2):105-106)

關鍵詞:麻杏甘石湯,外感咳嗽

引言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大約在我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的第三年,腦中背了一堆方劑,大概知道他們的歸位在哪哩,經驗還不是很豐富。

有一天,我感冒了,不服用西藥的我只服中藥。可是吃了桑菊飲、銀翹散等,仍然咳。大概是科學中藥濃度不夠吧?!改服煎劑,照咳。而且咳得非常厲害,白天咳,晚上也咳,一躺下來喉嚨癢得很,猛咳。好不容易睡著,到了半夜兩三點就會咳醒,喉嚨發癢一直乾咳,咳到完全不能睡。我還是堅持不服西藥,身為中醫師的我都不能用中藥治自己的病怎麼可以?!堅持以身試藥,試試看哪一種藥最有效。半夜咳得厲害,應該是陰虛囉?加了一些養陰藥,沒效!結果試來試去發現半夜喉嚨癢一直乾咳,麻杏甘石湯5克(科學中藥)吃下去,喉嚨立即不癢不再咳嗽,可以好好地睡一覺。

 

麻杏甘石湯

  麻杏甘石湯出於傷寒論,組成為麻黃、杏仁、石膏、炙甘草,功用為解表清熱、宣肺平喘。方中麻黃辛苦溫,發汗解表、平喘止咳;杏仁苦微溫,降氣、止咳平喘;石膏辛甘大寒,清熱瀉火兼透散;炙甘草甘平,潤肺止咳、益氣和中。主治外寒內熱,也就是外感風寒鬱而化熱引起的咳逆喘急。

台灣地處亞熱帶海島型氣候,溼熱的體質較多,因此感冒多以喉嚨痛等外感風熱證表現。冬季天氣寒冷,外感風寒的不少,很容易鬱而化熱;夏季由於冷氣空調的緣故,也很容易出現外寒內熱。外寒內熱的症狀是什麼?病人會寒熱症狀都有,例如惡寒、作嚏、鼻流清涕為風寒的症狀,卻又有咽喉痛、口乾渴等風熱的症狀。

夜晚屬陰,因此咳嗽半夜加重多半認為和陰虛有關。可是在前述我自己的生病經驗裏半夜咳嗽卻非陰虛,反而用麻杏甘石湯奏效,可能因為半夜溫度降低,寒氣刺激氣管導致咳醒的緣故。

使用麻杏甘石湯有一些副作用要注意。通常石膏和麻黃的用量比例為3:1或5:1,可是科學中藥大多為2:1,石膏不足以減緩麻黃的副作用,有時會出現交感神經興奮的現象。曾有一名三十歲左右女性,單次服用麻杏甘石湯2克以上,出現心悸、手抖的副作用;但也有同年齡女性,單次服用麻杏甘石湯4克以上,完全沒有任何副作用。

麻杏甘石湯的副作用除了和體質、劑量有關外,和病邪的程度也有關。以我本身為例,當病邪重的時候,一次吃5克馬上不咳很好睡;但也曾經外感初起寒氣不重時,只吃1克卻導致亢奮睡不著。因此我使用麻杏甘石湯常和桑菊飲、幼科杏蘇飲等合用,同時交代病人咳嗽減輕時服藥次數要減少,以免出現副作用。

 

結論

  麻杏甘石湯使用時機為感冒外寒內熱,特色之一是喉嚨會很癢,遇到冷空氣、躺下來、或半夜更咳。

劑量因人而異,一般而言單次劑量在2克以上要小心出現心悸、亢奮、睡不著等副作用。

參考資料

1.王綿之、許濟群主編,方劑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7,pp. 74-5。

2.游士勳、張錦清編著,實用中醫方劑學,志遠書局,台北,1994,pp. 56-8。

3.顏正華主編,中藥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7,pp. 63-5、641-3、115-9、759-66。

科學中藥治療跌打損傷的臨床心得

科學中藥治療跌打損傷的臨床心得

劉亮吟

亞東紀念醫院傳統醫學科

摘要

  跌打損傷可用科學中藥辨證內服治療。初期紅腫熱痛,可用當歸拈痛湯和身痛逐瘀湯合方清熱利濕、活血祛瘀止痛;中期腫脹漸退、瘀阻未盡,可用身痛逐瘀湯和虎潛丸合方活血祛瘀、強壯筋骨;後期瘀腫已消、筋骨尚未堅實,可選用虎潛丸或獨活寄生湯補養筋骨。如果消炎止痛藥吃太多導致腫脹不易消退,可加桂枝芍藥知母湯溫陽祛濕。

(北縣中醫會刊雜誌2005;8(4):97-101)

關鍵詞:科學中藥,跌打損傷

前言

     目前台灣醫療以西醫為主流,大多數跌打損傷或骨折的病人先至西醫院所就診,少部分尋求中醫治療。坊間中醫院所以傷科和針灸科居多,若有損傷大多以傷科推拿和外用藥或針灸為主,佐以內服藥。筆者服務的醫院沒有傷科和針灸科,有時也會有挫傷或骨折病人經西醫治療後,或經復健科轉介,或病人自己想加上中醫治療而就診。在沒有傷科推拿和針灸的情況下,完全以科學中藥內服治療,累積了一些經驗和心得,以下提出報告。

 

本文

  跌打損傷或骨折的發展過程,一般分為初、中、後三期(1),每一期表現的症狀、證型不同,用藥也不同。

一、初期

時間:大約損傷後1~2週(1)

症狀:由於損傷後急性發炎,患部紅腫熱痛。「腫」為濕,「紅」、「熱」為熱,急性期屬溼熱證型;損傷會使血脈受傷,氣滯血瘀而「痛」。

治療:可選用當歸拈痛湯和身痛逐瘀湯合方。其中當歸拈痛湯清熱去濕,身痛逐瘀湯活血祛瘀止痛(2,3)

飲食宜忌:1不宜進補、喝酒、辛辣之品,以免發炎加重。2食物宜為湯、粥、羹等稀軟食品,不宜過於油膩。3宜多食黑木耳、蓮藕、山楂、螃蟹等活血散瘀消腫(4,5)

二、中期

時間:大約損傷後3~6週(1)

症狀:腫脹漸漸消退,疼痛逐漸減輕,但瘀阻未盡(1)。患部皮膚顏色較黯,或某姿勢久而不動會更痛,都是瘀血未去的表現。

治療:視患部腫熱狀況,當歸拈痛湯逐漸減量至不用;續用身痛逐瘀湯活血祛瘀;視個人體質加入濡養筋骨藥,由於台灣人陰虛體質較多,較常使用虎潛丸滋陰強壯筋骨(2,3)

飲食宜忌:1可以適量使用酒類助於行氣活血通經絡,不可過量。2不宜吃過多生冷瓜果、冰品,以免影響血液循環。3可逐漸增加肉類、蛋類的攝取,補養氣血。4宜多食黑木耳、蓮藕、螃蟹、黑豆、栗子、韭菜、干貝、玫瑰花等和血去瘀(4,5)

三、後期

時間:大約損傷7週以後(1)

症狀:瘀腫已消,筋骨尚未堅實(1)。雖然已不太痛,病人覺得患部力量不如從前,或過度使用患部會疼痛。

治療:視症狀身痛逐瘀湯可減至不用;視個人體質以補養筋骨藥為主,如虎潛丸、獨活寄生湯等。

飲食宜忌:1宜多食黑豆、栗子、干貝、畜骨、畜筋等強壯筋骨。2可依個人體質不同適當進補(4,5)

以下介紹兩種常推薦給病人的藥膳:

【杜仲雞爪(杜仲雞翅)】

適應症:損傷中期後半及後期,傷部無紅腫熱,仍活動不利、乏力、隱隱作痛。

材料:杜仲5錢,下肢受傷用雞爪10支、上肢受傷用雞翅10支。(2~3天量)

做法:

1.雞爪(或雞翅)川燙去血水。

2.杜仲和雞爪(或雞翅)置入鍋內,加水蓋過所有材料,大火煮沸後轉小火煮30分鐘。加適量醬油、酒調味。(不可以用微波爐加熱)

3.吃雞爪(或雞翅),湯也可以喝。

功用:杜仲強壯筋骨,雞肉益氣養血,雞爪(或雞翅)含有韌帶、膠質等,助於修復鞏固傷處。

【補血益氣固腎湯】

適應症:損傷後期,傷部無紅腫熱,仍活動不利、乏力。

禁忌症:火氣大、感冒時不可服用。

材料:當歸3錢、川芎3錢、黃耆3錢、黨參3錢、續斷3錢、杜仲3錢,尾椎骨(或排骨)數塊、或烏骨雞半隻。(1~2天量)

做法:

1.尾椎骨(排骨或烏骨雞)川燙去血水。

2.藥材和尾椎骨(排骨或烏骨雞)置入電鍋內,加水和少許酒蓋過所有材料,燉30分鐘以上(不可以用微波爐加熱)。少許鹽調味。

3.吃肉喝湯。

功用:當歸、川芎補血,黃耆、黨參益氣,豬肉、雞肉益氣養血,續斷、杜仲、尾椎骨、排骨強壯筋骨。

四、變證

有的病人在損傷早期接受西醫治療,服用許多消炎止痛藥。發炎本是人體修復組織必經的過程,過度消炎之後,患部組織冷了下來、循環不良,導致急性期過後,患部不紅不熱、然而腫脹依舊。此時除了用身痛逐瘀湯活血祛瘀外,可加桂枝芍藥知母湯溫陽祛濕(2),使局部循環改善而消腫。

 

結論

  中藥治療跌打損傷還是要辨證論治。雖然依病程發展可分三期,每一時期時間長短並不一定,因損傷程度、個體差異、接受何種治療而不同。由於病人接受西醫治療,病程不見得如教科書上所描述那麼典型,產生了變證,臨床用藥更要靈活運用。

一般認為科學中藥可能濃度不夠、療效不佳,但只要辨證治療方向正確,假以時日仍有療效出現。

參考文獻

1.武春發、張安楨主編,中醫骨傷科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5,pp.105-14。

2.游士勳、張錦清編著,實用中醫方劑學,志遠書局,台北,1994,pp.274、355、405、274-5。

3.王綿之、許濟群主編,方劑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7,pp.403、278-80。

4.施奠邦主編,中醫食療營養學,知音出版社,台北,1996,pp.168。

5.劉繼林編著,食補好過吃苦,婦女與生活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台北,2000,pp.246-8。

6.魏迺杰、馮曄,英文中醫詞彙入門,合記圖書出版社,台北,2003.

7. Nigel Wiseman, Feng Ye: A Pract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Medicine. Paradigm Publications, U.S.A., 1998.

英文摘要

Clinical Experiences about Condensed Herbal Powders in Treating Injury

Liang-In Liu

Sec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ar Eastern MemorialHospital

    We can use condensed herbal powders to treat injury based on pattern identification. In the early stage, the lesion is red, swelling, hot, and pain due to acute inflammation. We can prescribe dāng quī niǎn tòng tāng (Chinese Angelica Pain-Assuaging Decoction) and shēn tòng zhú yū tāng (Generalized Pain Stasis-Expelling Decoction) to clear heat, disinhibit dampness, quicken blood, and dispel stasis. In the middle stage, the swelling goes down gradually but the stasis doesn’t vanish yet. We can use shēn tòng zhú yū tāng and hǔ qián wán (Hidden Tiger Pill) for quickening blood, dispelling stasis, and strengthening the sinew and bone. In the late stage, the swelling and stasis have disappeared but the sinew and bone are not strong yet. We can choose hǔ qián wán or dú huó jì shēng tāng (Pubescent Angelica and Mistletoe Decoction) to supplement the sinew and bone. If the patient took too many anti-inflammatory drugs and the swelling was difficult to vanish, we can add guì zhī sháo yào zhī mǔ tāng (Cinnamon Twig, Peony, and Anemarrhena Decoction) to warm yang and dispel dampness.

Key words: condensed herbal powders, injury